阁楼是个存灵感和青春的地方。
吹开灰尘,稍作整理,这里可以有《凶宅笔记》的一页黄符,可以有《盗墓笔记》的片缕帛书,可以有《黑塔利亚》的永恒记忆,可以有《鬼灯的冷彻》的天地人神。
以及语c圈aph米/英,欢迎勾搭。

三生道口

【朋我白阮】所谓男生们的晚自修

脑洞来自班上几个调皮鬼。

————

“插卡槽!插卡槽!!”

隔壁班那个黑不溜秋的壮汉子又来我们班玩了。

江烁的座位在最后一排,一下课就喜欢单手撑着脸观察全班人民的动向,偶尔伙着几个男生在走廊踢足球,不过大多数时候他都静如处子,一动不动思考人生。

虽然屁股磕得有点疼。

入了秋晚上温度低,教室的窗户都给关死了,二氧化碳浓度升高,感觉迷迷糊糊的。

迷迷糊糊间隔壁班的小子一扭屁股窜到了江烁的前桌,那儿坐着跳级来小他两岁的高材生,袁阮,软同学。

江烁坐的那个大组靠墙,现在下课,袁阮他同桌跑去外面玩了,那个黑不溜秋的小子一来,直把袁阮往墙里挤。

挤就算了,江烁心里咋舌,那小子还拿着根不知道挑了啥的特长牙签,一上一下的颠簸颠簸,越逼近袁阮的裆部他叫得越激动,“插卡槽,插卡槽!”

“滚!!”

袁阮也不是好欺负的主,气沉丹田一声低吼,猛地抬手去挡他。

白螳臂当黑车,结果袁阮马上就被捉住了,可怜高材生就这么一个套路,平时总呆教室里学习,没怎么上体育课锻炼。

然后软同学撕心裂肺的叫了起来:

“滚!!禽兽!!老子要日死你白开!!”

动静太大,搞得前后的桌子都给推动了,啪啪掉下几本书。

江烁那个位子看不到完整过程,这晚自习也太他妈喜剧了,江烁想,身子不由自主前倾了点。

这时白开却突然放开了袁阮。

大黑个子从袁阮身上退开,估计是想到了新玩法,神情严肃地举起大牙签,居高临下对着喘着气的高材生,一字一顿,每个字都尾音上扬:

“你~是~谁~?”

“我是你爸爸。”

“看老子今晚不坐死你!!”

白开扭身,一只屁股迅速往袁阮的小细腿上发射,江烁快笑得没气了,这绝逼要断。

于是袁阮一边被墙挤,一边被白开的屁股挤,断断续续的求饶呻吟,样子好不狼狈。

“观音坐莲!”

不知道哪个看热闹的来了一句。

“老汉推车!火车便当!”

江烁拍桌,一口气接了两。

“嘘。”江烁感觉自己腰侧给捅了下,于是去看他的同桌秦一恒。

秦一恒是个喜爱安静的美男子,黑头发,黑眼睛,光屁股,错了,黄皮肤。

江烁怀疑从小学到高中这家伙都把老师收买了,不管在哪个地方他们都是万年同桌,万年广播体操搭档,万年厕所邻坑,当然这些都有三八线为界。

美男子此时此刻正蹙着眉头,不顾前面白开和袁阮的激烈斗争,专心在桌盒里翻找什么东西。

“找啥,又是什么神器?”

“不,插你卡槽的筷子。”

评论(3)
热度(33)

© 三生道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