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楼是个存灵感和青春的地方。
吹开灰尘,稍作整理,这里可以有《凶宅笔记》的一页黄符,可以有《盗墓笔记》的片缕帛书,可以有《黑塔利亚》的永恒记忆,可以有《鬼灯的冷彻》的天地人神。
以及语c圈aph米/英,欢迎勾搭。

三生道口

【瓶邪瓶】睡老婆

今年七夕的文,翻出来存档

#

从雪山下来之后,各队人马都散了伙,我打发走了这边的一些伙计,到城里的时候就剩六个人了,外加条黑背。

当时我给他说,好久不见,边说边坐在那里脱鞋子。他还穿着进去时候的衣服,看着我的臭脚从包裹严密的鞋子里伸出来,半晌之后好像说了句“嗯”。我想他在里面不怎么活动,脚底可能是冰的,所以我把我的袜子脱了下来。这时小满哥凑上去嗅嗅袜子,哈呼哈呼的,又嗅了下闷油瓶,然后它坐在地上看着闷油瓶不动声色接过我的袜子穿上,大概是认同了这个男人。我不知道穿着别人带温度的袜子是什么感觉,可能像踩在刚撕下来的卫生巾上。胖子挺细心的,看见我给他使了个眼色,立马就从包里拿出两条苏菲。

到了旅馆,我先给爸妈那边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俩我突然想家了,然后说我大概半个月之后再回去,带着位高中朋友。这几天来长白山的旅客暴增,旅馆房间不够,于是在走了好几条街之后,我们迫于无奈选了这个只剩一间房的旅馆。带上厕所才五十几平米的单人房间,不用打开厕所拉门就能闻到一股奇妙的味道,比我的臭脚劲爆多了,我在心里感叹,突然很羡慕那个在车里睡的伙计。

房间里站着五个人,我,胖子,闷油瓶,和两个半生半熟的生意人。胖子维度最大,那两个生意人都是中等身材,我和闷油瓶偏瘦,不过我看上去比他壮。我还是有点自豪的,转念又有点可怜他,这人食物吃得太单一,没瘦成干蘑菇已经不错了。我看了下大致地形,地上铺两层被子能睡两个,床上挤挤能睡三个,只要胖子不乱动,这点空间都足够我们伸展开身体了。还没等我安排,两个生意人首先提出他们坚持要睡床,原因是地上的位置离厕所近,那等于要从我们三里踢一个到床上去,胖子肯定不行,我又瞄了眼在小满哥身边闭目养神的闷油瓶,他应该能凑合,不会至于太挤,大不了我睡他床沿下接着。

我脑袋里顿时闪过很多念头,几乎下意识的去分析闷油瓶和外人睡的利弊,其中夹杂了一个特殊的,几乎和闷油瓶没有一点关系的回忆。当我想起来的时候差点喷出来,好像是当年初遇小满哥那会一不留神欠的人情债。

“这人能干,就是口碑不怎么好,喜欢睡东家的老婆。”

评论(3)
热度(18)

© 三生道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