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楼是个存灵感和青春的地方。
吹开灰尘,稍作整理,这里可以有《凶宅笔记》的一页黄符,可以有《盗墓笔记》的片缕帛书,可以有《黑塔利亚》的永恒记忆,可以有《鬼灯的冷彻》的天地人神。
以及语c圈aph米/英,欢迎勾搭。

三生道口

【朋我】冬季片段

          连续苦读两周,学校终于放了月假,我一回宿舍就马上给秦一恒打了电话,他好像在忙什么事,叫我到书店那边等他。

          现在正是冬天,大城市里只有半夜和早晨看得到零星的小雪,飘飘洒洒的,落到马路上就化了,最多三九四九时枝桠上盖一层白。

          我两手塞在校服袖子里,冰凉冰凉的,站在隔学校两条街的书店前直打哆嗦。


         等到秦二来的时候,我的双腿早就没有知觉了。他打量了一下我,说江烁你不冷吗?我扭头一瞧,这二大爷,修身羽绒服,深色牛仔裤,黑色皮靴,头发又比之前长了不少。

          “不冷,就是牙齿颤没了。”我回答,“是什么事?”

          秦一恒没说话,也许是时间太紧迫,他转过身,迈开步子就往前面走。这个动作我再熟悉不过,他这是让我跟上,可我刚才好像看见他在转身那刻笑了?

          错觉,错觉。


          刚走几步路,秦一恒就在一条小巷前站定了。这个小巷是书店旁边的,楼与楼之间留的一条缝隙,撑死能容纳两个人并排走,尽头是另一栋高楼的后墙。

          我以为在这里有所谓的污秽,铁定就那个尽头没跑了,没想到秦一恒站了很久都不进去,只是伸着脑袋朝里面时而点头时而摇头,街上又是来来往往的行人,我有点烦躁的推了推他,他朝里面嗯了一声,然后终于向我解释。


          “就在这了,江烁,你脚底下。”


          我低头朝地砖上看了看,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这时秦一恒转回来面向我,开始拉他的羽绒服拉链。二大爷开窍了,知道儿子冷,看样子打算脱衣取暖。

          结果他只是把手伸到内侧的荷包里摸了一圈,然后把一团白白的玩意拿了出来。好像是没有甜筒的甜筒冰激凌。


          “看仔细点。”

          听他的口气有点像带小孩,估计又要秀方术,“这是早晨从桂叶上刮下来的雪,俗话里瑞雪兆丰年,这是雪保住了土壤,也有一部分是因为雪压了地上地下的污秽,那时晦气的事少了,人们就开始筹划过年。”说着就把一团雪球往地砖上一扔。我看他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想必这小搓雪也为了装逼而收集了很久,没开口损他。


          雪球揉得很圆,咕噜咕噜,滚到我脚边停住。顿了半分钟的样子,我想踹一脚,这时它竟然又开始动了!好在街上人多,我没吓得叫出来,这次它直径滚进小巷,直到碰到尽头那面墙壁。

          秦一恒看着我的傻样,有点得意的说:“刚才我在和里面的污秽沟通,他被困住了,我们只要把他挂念的东西挪个地方就行。”

          我问他东西在哪呢,秦一恒指着我脚下的地砖。



          破坏公共设施是犯法的,我们心知肚明。于是当晚趁着月黑风高,我们把地砖撬开,然后挖了半米深,弄出一条脏兮兮的发绳,已经快烂光了。

          天上飘了点雪。秦一恒把发绳收进袋子里,我们将混着雪的土填好,然后敷衍似的盖上之前的地砖。一切做完以后,我和他扛着从学校里偷来的铲子,慢悠悠地走在无人的街上。

          “那个地方的风水不好。”秦一恒走在前面,有些雪落到了他的头发上,看不到表情。“污秽没法逃开。”

          “污秽是小姑娘吗?”他最近很喜欢做一些举手之劳。

          秦一恒嗯了一声,然后打了个喷嚏。

  


          街灯暖黄暖黄的,雪飘在灯下很好看。


评论(1)
热度(13)

© 三生道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