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楼是个存灵感和青春的地方。
吹开灰尘,稍作整理,这里可以有《凶宅笔记》的一页黄符,可以有《盗墓笔记》的片缕帛书,可以有《黑塔利亚》的永恒记忆,可以有《鬼灯的冷彻》的天地人神。
以及语c圈aph米/英,欢迎勾搭。

三生道口

和布拉金斯基争吵完之后的第三个“平安”夜,阿尔弗雷德想起床头柜上被灰尘沾染得脏兮兮的《心灵鸡汤》。

很久以前他站在大书架子边犹豫,虚岁十九的自己是否需要这玩意。总之他最终买了感情篇。好像那样能让陌生人与陌生人之间的感情更加稳固,或者热切,或者不同。

不过年轻气盛的他忘了一些事,瞧上面厚厚的灰尘,瞧上面鼓起来的泪滴,瞧那个被甩的家伙几天前是多么猖狂。

他在今晚想起一个来自书里的故事。呃,不是前一个在暴风雪夜露营的小温馨,那是个对他来说的大悲剧:

他们即将离婚,妻子在座位对面闭紧了嘴巴,她尽力忍着断断续续的哭声,这儿可能是他对她求婚的餐厅,所以丈夫有点过意不去,于是临阵脱逃去了洗手间。
丈夫在洗手间里遇到了一个对着镜子痛哭的老先生,他的几个孩子,比他还高的孩子,大概有二十好几的孩子,也在哭着,哭着劝他。
老先生说:“我不能没有她……噢…音乐,音乐让我想起她,这已经是第几个我没有她的圣诞节了……我的妻子,我好难过。”
后来这对小夫妻的车子朝着与去法院相反的道路开走了,体会过类似生离死别的经历让他们选择在一起,继续把日子过下去。

得了,没有哪个女孩儿是独一无二或者批发克隆的,ABCDEFG开头的ex们已经在各自的分类下集满五个,包括男友,呃。弗雷德自豪地想。

冲动的代价将灵魂灼烧得千疮百孔。没谁受得了他的个性,小孩子脾气,耍起宝来不分场合,惹恼对方,却偏偏又想要爱人的奖励。没人受得了,这不是1on1的爱情喜剧。

他脑袋里回味着那个对他而言的悲伤故事,像刀子里的蜂蜜,一部分是那样美好,又有一部分是那样阴暗。错开,遗憾,现实就是这样一遍一遍的操蛋,一遍一遍的不合人意。

没准他只是固执的认为现实就该这样,然后让一切的发展渐渐倒向他的固执,讨人厌的性格。

他说,你看,英雄说得没错,所以你就乖乖被英雄保护吧。

可怜的小孩用手抹了几把《心灵鸡汤》的封面,嘴巴里唱着不同调子的“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天知道从狂躁状态中冷静下来的蠢货有多喜欢这个标题。然后他在心里祝愿有情人天长地久,愿纯粹的灵魂不再经历离分——阿尔弗雷德·F·琼斯最后一次对着空气任性,好像他面前站着奶白色头发的前男友,好像蒙头睡几觉之后决心做一个成熟的大人:

“我不想和你在一起!”

“滚回你的暖炉最好烧得灰也不剩!!”

“I HATE EVERYTHING ABOUT YOU!!”















“你撒谎。”

交给虚拟世界,你又创造了一片数据垃圾。

评论
热度(8)

© 三生道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