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楼是个存灵感和青春的地方。
吹开灰尘,稍作整理,这里可以有《凶宅笔记》的一页黄符,可以有《盗墓笔记》的片缕帛书,可以有《黑塔利亚》的永恒记忆,可以有《鬼灯的冷彻》的天地人神。
以及语c圈aph米/英,欢迎勾搭。

三生道口

这儿是伊万先生的单人病房,所有的一切就像他几近苍白的头发一样,一点生命的颜色都没有。他用他自己的积蓄支付单人病房的费用,艾米莉听粉红色的护士们这样说。
她们站在她旁边,抱着一捆红色玫瑰的她想,这时候伊万应该去中国的医院,和他那个黑头发的朋友聊聊天,毕竟他快死了。
可怜的老先生,你就再等一等我吧。
艾米莉搭着护士们专用的电梯上了24楼。再上面一层就是接近天堂的地方,人性化的医院,伊万很喜欢去那儿,有时候他还会偷偷把箱子拉出来,揣测自己死了以后会不会变成那样。
“不会的。”
和他一起偷偷干这种事的艾米莉总是这样告诉他。而最近一次她这样说的时候,还是背着刚升起来的太阳。

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呢?
那天正是艾米莉从新奥尔良的女巫学院里毕业的日子,踏出大门的小姑娘突然想:我就把早餐面包都扔了去喂鸭子吧!
然后她遇到了那个苍白的俄罗斯人,他当时和死神一起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聊天,迎着光芒的紫眼睛里好像还淌着眼泪。
艾米莉是个沉得住的姑娘,那个头发染了色的死神她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就在毕业的前一天,她半夜醒过来看到死神来带走她的室友的时候,她没尖叫,因为那是她意料之中的死亡时间,室友腹部上插着的那把无法拔出来的刀是这样告诉她的。
湖面被太阳打碎得波光粼粼,她把面包一点一点分给鸭子,然后听到了那个长椅上的男人说话:
“其实万尼亚好害怕变得冷冰冰的。”
软糯糯的哭腔她只听过小孩的,于是她转过头去,看到那个长椅上的男人终于把泪流了下来,而死神把他按着,即将吻上去。
悲痛的灵魂……明明他还有点小帅!嘿!让开,你个死女人!

……
艾米莉抱着鲜艳的红玫瑰直接踏进了苍白的病房,她如愿看到了那个安静的病人。
“女英雄帮你把花的味道除掉了。”
她把花放到床头,转了一下手指,然后没有味道的玫瑰在空中小小的炸开,把整个床都铺满了花瓣。
“好漂亮。”
紫色的星空温暖了起来,除了艾米莉,他几乎不和任何人说话。
伊万知道自己适合更白的疗养院,毕竟他也没什么好治疗的,死亡和那个坚持在闹市更方便买快餐的姑娘一样,随时都会再找上门来。
“现在我好幸福,我想这是我生命中最开心的时候了。”
这是他和艾米莉约定好的句子。
“我也很幸福。”
他们抱在一起了,艾米莉慢悠悠的在他耳边念着那个进入地狱的咒语。她在至尊女巫的试炼上只用了两分钟就回来了。
而半刻钟过去,这里只剩下灰烬和花瓣。

评论(1)
热度(10)

© 三生道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