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楼是个存灵感和青春的地方。
吹开灰尘,稍作整理,这里可以有《凶宅笔记》的一页黄符,可以有《盗墓笔记》的片缕帛书,可以有《黑塔利亚》的永恒记忆,可以有《鬼灯的冷彻》的天地人神。
以及语c圈aph米/英,欢迎勾搭。

三生道口

【春待】几个标题作文 1

快给你的脑子洗洗澡吧
1、一方死亡的甜文

          阿尔弗雷德一只手按着喷射器的按钮,一点一点往前推进。他不停的调试着角度,因为参照物太大并且其发出的亮光过于耀眼,他根本不知道现在是在走直线还是斜线。

          虚空中只要有推动力就能无限运动,但星球对物体的引力能让他在没达成目标之前就活活饿死在轨道上,那样的漫长,真是糟透了。没准他的裤裆里还全是屎。

 

         英雄总有一个英雄该做的梦,所以英雄现在的理想是在喷射器没气前用最短的时间到达世界上最耀眼的天堂之门。

          阿尔弗雷德另一只手捞着伊万·布拉金斯基,好像那是他带去天堂的行李。

 

         他们在一颗自我燃烧的恒星前漂浮着,接近着,而他们身后两公里的地方,伊万的血也漂浮着,静止着,那都是形状不一的小玫瑰瓣。

          六个月前他们第一次穿上笨笨的太空服的时候,阿尔弗雷德还嘲笑过伊万的体积,老天,你现在就像被泡在玻璃罐里的臃肿北极熊标本,哈哈。

          六十分钟前高速飞行的卫星碎片正巧和他们的飞船重轨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和伊万都认定这次都要死了,他们一同做了祷告,相互嘲笑曾经做过的傻事,最后他俩抱在一起。

          如果死亡必定到来,那就在极短的时间里穿过他的身体再穿进他的身体吧。

          他们透过窗户看到了飞驰的碎片,像流星群一样划过去,很浪漫。

 

         一切都应该被规划好,就像飞船舱被击穿的同时再也没有时间的流逝,阿尔弗雷德是这么想的。可这个斯拉夫人耍了一个小花招,他抱着阿尔弗雷德的时候踢了一下脚下的拉栓,于是他们慢慢旋转起来,以致于被碎片穿过的身体的只有他一个。

 

         伊万的眼睛好像闭着,长长的睫毛很好看,和六十分钟前的模样相同。

          阿尔弗雷德又叫了一声“万尼亚”,遗憾的是,在伊万受伤的同时,他太空服里的电磁波接收设备也坏了,而众所周知,真空的宇宙中并没有传播声音的介质。阿尔弗雷德还是一遍一遍的喊,就像伊万在他怀里奄奄一息的时候。

          那时伊万的心脏还在跳动,从伤口处喷出来的血像红宝石一样一个接一个,飘远之后便拉长了距离,又像玫瑰花瓣。伊万挺疼的,他猜他的身体像正对面的舱壁一样千疮百孔,因为他看见透明面罩后的阿尔弗雷德已经开始流泪了。

          伊万张着嘴巴说了一些阿尔弗雷德听不到的话,阿尔弗雷德张嘴说了一些伊万听不到的话,他们彼此都巴不得这是做梦,最后他们身边都围绕着大红色的玫瑰瓣,由远及近,伊万的伤口也停止流血了。

          “万尼亚,你最喜欢英雄这样叫你。”

          万一死掉的是自己呢?伊万没英雄勇敢,他铁定会回想黑暗的童年,然后窝在废堆里等氧气耗尽或者被饿死吧。

          阿尔弗雷德继续按着推进器的按钮,他的额头已经有点汗了。他确定这不是他改用氧气做推进气体的结果,表上显示他还剩幸运的12%,这大概是,大概是,他终于要见到上帝了。

          灼热的恒星离他们越来越近,阿尔弗雷德整个视野都被光亮占据了,身上很烫,呼吸越来越快,他下意识揽紧了伊万,他们俩接着往天堂前进。

          “看吧,万尼亚,英雄的选择没错,这里像太阳一样温暖。”

          “我们回去以后就满满的种几个山头的向日葵吧,你和英雄都戴着草帽,也是这样明媚的日子……好温暖,好温暖。”

评论(6)
热度(24)

© 三生道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