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楼是个存灵感和青春的地方。
吹开灰尘,稍作整理,这里可以有《凶宅笔记》的一页黄符,可以有《盗墓笔记》的片缕帛书,可以有《黑塔利亚》的永恒记忆,可以有《鬼灯的冷彻》的天地人神。
以及语c圈aph米/英,欢迎勾搭。

三生道口

【春待】我养了一只会吐冰淇淋的龙 1

阿尔弗雷德在社交网络上看到一篇有趣的文章,题目是“龙的饲养须知”,点开之前他想了想,最近西幻的设定真受欢迎啊,于是看完那些有意思的注意事项之后他决定养一头龙。


可是哪里有龙呢?


那个成天在Facebook上晒自家夜骐和地精的英国人多半是脑子有病,总是时时刻刻炫耀这个精灵那个妖精是系统自动捡来的,“哦呵呵,今天把法国佬的屁股用锅铲插了两顿之后突然就发现窗台上的玫瑰花里多了这个小家伙呢,真漂亮,同娇柔的花瓣一样红艳艳的,就取名叫布夫吧。寓意:BLOOD FRANCE”。


虽然所有评论的人都怀着一颗嫉妒和羡慕的心表扬柯克兰的自拍很棒(除了韩国人以外谁都能看出那是他的小号),但阿尔弗雷德是软不下心去求那个前监护人的,连过节日的时候都不敢自己寄出虚拟贺卡。


想起几年前他们之间发生过的一些小摩擦,阿尔弗雷德最终在一个划分等级同色(隔)情网站的网页订购了一只龙蛋。


2美元。


不知道这个网站的病毒有没有成功盗取他的银(隔)行卡账(隔)户,半个月前中彩票除税所得的380万就像上帝拉的屎一样恰好砸中了他的脑袋,如果有一个契机,他宁愿马上让这些负担重新回到上帝的屁(隔)眼,一滴也不剩的全部驱逐。


敲下键盘的同时网页瞬间卡死,阿尔弗雷德立马停住呼吸,他总是能想到新的游戏方式,即使是和毫无生命的玩意比谁能在这一秒停顿更长的时间。结果他输了。


真无聊,不过这也是值得庆祝的事,他终于摆脱了被正当狗仔和不正当狗仔骚扰的人生,或者说他终于摆脱了人生,从一无所有的绝望到上帝拉屎,我打赌明天报纸的头条是“十九岁的巨额彩票得主在新宅中喝着可乐自杀”。


然而事实是,十九岁的巨额彩票得主在新宅中喝着可乐一觉睡到大早上,还是那种芬兰人的健康时间作息。


阿尔弗雷德打了一个饱嗝,眨眨眼睛,不敢相信这是第二天了,从肚子里冲上来的二氧化碳差点把他的脑子炸出去。他在客厅的地板上慢悠悠的滚了几圈,好像昨晚他喝的不是可乐而是果酒,好吧,太撑了,他有点起不来。


于是阿尔弗雷德在那个陌生的房子里到处翻滚,他没兴趣买家具或者牵灯泡,所以他毫无阻拦的滚上天花板也是有可能的,而这个房子里唯一陪在他身边的永远是那台民办中学里的旧手提电脑,每隔两天就得去五百米外的邻居家蹭个电。他闭上眼睛,吸收着新鲜的甲醛,假装自己是一颗切开的柠檬。


砰!


“Damn It!F^CK!你他妈(隔)的报纸里夹了手榴弹是不是?!”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电影里总是夸张的表现富人区的生活:每天早上有专人送报、专人送餐、专人洗车、专人修剪草坪……等等等,说不定哪次你去到一个高尔夫球场被一个骑矮马的小屁孩缠着要棒棒糖,他说那是他家草坪,这在美国一点儿也不夸张。


而这里的规则也和电影里的慢节奏差不多,只是报纸的砸门声能让这儿居住的人雇几百个专杀送报郎的杀手就对了。


砰砰砰!


当世界的恶意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它会激发你的抑郁升级成狂暴,甚至就此带来继续生活的希望。继续拉稀屎的上帝说。


阿尔弗雷德立马从地上跳起来,每天早晨六点四十分的准时砸门,甚至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穿越去了中东战场。得了,饶了我吧,你就不能把报纸丢在门口的小小小花丛里吗?非要把他妈的自行车骑进他妈的草坪然后他妈的砸门上?!


骂骂咧咧的美国人左摇右晃开了他妈的门,然后他发现一个有被截肢的中年男人的肚子那么大的类鸡蛋玩意横在门前,也许是半个月没有收然后合体的报纸军团?此时那玩意正顺着他推门的动作咕噜咕噜滚下台阶。


当那玩意滚出修剪得平平整整一看屋主就是个没事干的中年妇女的草坪之后,阿尔弗雷德安心的关上了门。


然后他又把门打开了。

评论(2)
热度(30)

© 三生道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