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楼是个存灵感和青春的地方。
吹开灰尘,稍作整理,这里可以有《凶宅笔记》的一页黄符,可以有《盗墓笔记》的片缕帛书,可以有《黑塔利亚》的永恒记忆,可以有《鬼灯的冷彻》的天地人神。
以及语c圈aph米/英,欢迎勾搭。

三生道口

【春待】我养了一只会吐冰淇淋的龙 2

这次阿尔弗雷德扒着门,抬高眼镜再次确认一遍那个圆圆的玩意,他就像开学刚拿到新书的孩子,仔细认真的翻看那些其实没卵用的目录。他还没准备好如何学习这本名为《我的生活和小说情节一样波澜起伏最后我发现自己是个主角并且这小说销量还不是很好于是我BE了》的课本。



“我的天哪,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龙!”



也许每个女孩都在期待自己的公主梦,然而迪士尼并没有三十岁以上的公主,所以她们会在奔三的时候发狂。即使她们三十岁的时候成为了公主(不是王妃,你懂的),那阵癫狂在外人看来,也说不清究竟是快乐还是悲伤。



不过我们的阿尔弗雷德这回是快乐的,和金毛犬捡到失散十九年的主人的那份喜悦差不多。



奇迹不早不晚的降临在他家草坪上了,如果太早,阿尔弗雷德会不相信那是颗龙蛋然后砸坏它(欺骗别人之前先欺骗自己),“该死的,让我呆着吧,我的人生就该这样操蛋,谁也别来救我”;如果太晚,他可能就和一个英国男人的骨灰姘居了(柯克兰盖棺的日子应该成为全球性质的欢庆节)。



其实没准是小孩子的玩具。阿尔弗雷德穿着他的运动鞋兼拖鞋小心翼翼接近那个圆滚滚的东西,像个出现幻觉的精神病一样说:

“嗨咯,你被困在那个像蛋壳一样的仓鼠球里啦?”



好在土地规划局把大房子与别墅之间隔了五百米,没人路过也没人看得见,除了那个该死的送报小屁孩,不然这绝不是糗大了的问题。



“呃…你听得懂英文吗?你是炸弹?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像一个吃了六个西瓜之后的鸡蛋?你是活的?”



阿尔弗雷德像只体重超重的猫一样蹑手蹑脚靠近那个玩意,此刻他什么都忘了,彩票,中奖,狗仔队,人生,未来,他发誓,以前从来没有觉得门口的草坪是如此宽广。



两米,一米,三十厘米,总之是胡乱估测的距离,现在已经近到能看见蛋壳上的纹路了,任谁都觉得很真实,真实到任谁都认为这是一个卡其色的大鸡蛋,没错,他这样一遍又一遍的确认,突然有些失落,可他还是要相信这是属于他的东西,即使是鸡蛋,或者他精神不太正常看见的幻觉。



“你只是个变异的鸡蛋,对么,兄弟?我不惊讶你为何会出现在这儿,我也不会打给911,我想你只是我短暂的幻觉之一,因为我也知道我的精神状况不是很好,订购你的那天晚上我还试图喝可乐自杀呢,呃,就是昨晚。”



“现在我可以来慢条斯理的分析我为什么会看见你的原因,因为我只吃过鸡蛋,所以我觉得你该是鸡蛋的模样……就像我曾经寄住在那个和我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的英国佬的房子里,当时的我才十三岁,那会已经开始出现幻觉了,我看见他端的食物是黑糊糊的,和火葬场一样冒浓烟…所以我吃不下什么东西,痛苦了一段时间,直到什么爱心慈善机构把我重新弄回有很多没人要的小孩的大房子里去。”



“也许我该摸摸你而不是自说自话,没人来帮我的,期待落空很多次我已经习惯了。”



阿尔弗雷德伸出手,他的手掌即将覆上那个粗糙的壳,气氛紧张得像相亲。天知道它有多脆弱,只需要在锅沿边敲一下就能做一顿早餐,妈妈们孵蛋的时候得多小心哪。这一瞬间他想过很多东西,它会有温度吗,它存在吗,我摸一下它会不会像日本动画片里女孩子变身那样发出璀璨的光芒?



老师机教导我们:实践出真知。


起码我们已经知道三天内啥都不吃只喝一瓶可乐是不会死人的。



当触碰到的那一瞬间,阿尔弗雷德·F·琼斯有一种摸女孩子胸部的小激动(男孩子的也是),他的情绪在坐过山车,像一个刚失去全部亲人的人被喜欢的人告白。仅仅是单纯的把手放在上面而已,他不敢动,也不敢用力,指尖感受到的粗糙十分真切,“终于这次不是骗我的了”,因为他听到他的肚子里打了个鼓,好饿,“我醒着”。



然后他又听到一阵细微的声响,这用拟声词怎么说来着?



——咔嚓



他的蛋(不是裤裆里的)裂了。



同时,处男阿尔弗雷德·F·琼斯那无趣的人生也裂了。



(这该死的和上吊绳子一样长的过度篇章也终于结束了)





















“卍解!!”

评论(3)
热度(26)

© 三生道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