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楼是个存灵感和青春的地方。
吹开灰尘,稍作整理,这里可以有《凶宅笔记》的一页黄符,可以有《盗墓笔记》的片缕帛书,可以有《黑塔利亚》的永恒记忆,可以有《鬼灯的冷彻》的天地人神。
以及语c圈aph米/英,欢迎勾搭。

三生道口

当你发现你的妻子那早晨还精美的盘发此刻有点乱糟糟的并夹了几根青草在里面时该怎么办?


首先我以她脖子上的那条我买给她的钻石项链做担保,刻着“Alfred·F·Jones”的钻石项链,布拉金斯基家的人肯定不会在二十好几的年纪一个人偷偷摸摸在草地上打滚,但到三十好几的年龄就说不定了,尤其是俄罗斯的女人,毕竟她们都认为自己是暴露在大自然中的硅元素,一个不留神就被氧化了,以光速的光速次方的速度,所以她们大概会急于展现自己完美的身材?或者把我花重金刻的名字从项链上抹掉?


于是我放下手里的杯子,将它轻轻的放到架子上,让她猜不出我的情绪。


“安娜,”


我叫她就像当初在舞会上那样叫她,


“那个园丁怎么样?”


“还行。”


她端起我的杯子擦了擦,轻快的回答,然后在我碰的地方留下昂贵的口红印。


“就是不太会偷情。”
   

评论
热度(29)

© 三生道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