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楼是个存灵感和青春的地方。
吹开灰尘,稍作整理,这里可以有《凶宅笔记》的一页黄符,可以有《盗墓笔记》的片缕帛书,可以有《黑塔利亚》的永恒记忆,可以有《鬼灯的冷彻》的天地人神。
以及语c圈aph米/英,欢迎勾搭。

三生道口

【春待】我养了一只会吐冰淇淋的龙 3

但愿不是那种从二十米高的树上掉下来的鸟蛋,噢,让人惶恐又粘糊糊的黄白画面,那我们假装它掉到河里去吧,咕噜咕噜浮了起来,然后被漂来的浣熊捡起来用石头敲碎吃了。


奇妙的脑内播音:有个调皮鬼刚刚经历了虚构的末日。


“咔咔咔”
后来伊万向阿尔弗解释,那只是龙磨牙的声音,准备吃掉人类的时候会这样磨磨。


时间线回到现在,咱们的小家伙才刚出生呢!(这话听上去是不是有点奇怪?)


如果这是一枚炸弹,请让我把故意制造恐慌的罪名栽赃给英国人,我的兜里还有一根他的眉毛可以做证据。阿尔弗雷德默念着他的遗言,闭上了眼睛,如果爆炸或是从里面蹦出一个具有杀伤性的外星生物的话,好歹他的眼镜还是一层防护罩……哇!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摸上了他的手臂……!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欣喜:


我应该喝整整十件可乐醉死自己!


活的!


那样就不会遇到这种不可理喻的事了!


把房子卖了去精神病院吧!


下水道的海女巫!(禁婆)


必须承认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一个内心戏十分丰富的纠结狂,可能这和他的愚蠢经历有关,第一次去快餐店的时候他捏着好不容易存下来的十美元(用一口袋的硬币和小票在便利店换的)站在点餐处发呆,每过来一个人,他就拉着对方问哪种汉堡好吃,可乐和咖啡谁好喝,最新上映的那个电影的海报看起来是不是超酷。


蛋壳碎了一个小口,黑黝黝的,然后一只手从里面伸了出来,比阿尔的手小一点儿,是的,一点儿,好在他没有看过关于东方女性的恐怖电影,不然大白天也会吓得尿裤子的。


那只手看上去就是十二三岁的小孩子那么大粗细的手臂吧,肯定是个人,要不然你见过长着人的双手的巨龙吗?难道这个人故意把自己装进蛋壳里搞破坏?靠,居然不是英雄的龙!


阿尔弗雷德有些气愤,今天一早他还以为自己获得了重生……听起来喝可乐自杀是多么伟大似的,可现在他还是被别人的恶作剧整到了,明明那么满怀希望,以为自己能摆脱前监护人和那些糟糕的回忆得救了…谁家的小屁孩!


阿尔将手一抬,那只小手跟着被拽出来了一些,这时候清晨的雾气已经散去大半了,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清楚了起来,透过那个蛋壳口他能看到里面那个毛头小子的头发颜色很浅,可能他有些抓不稳了,刚拽出一边肩膀他的手就滑了一点下去,昨晚没吃饭的阿尔也不太使得上力,“庆幸现在快到夏天,否则你得把自己玩成冰棍…还有,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你是怎么钻进去的……这玩意的开关在哪,还是说你想一辈子裸着呆在里面?”


里面没有回声,看来小屁孩是存心气阿尔弗雷德的,好吧,没办法,刚成为富翁就被人盯上了,指不定会因为这个小屁孩搞勒索。阿尔可不想摊上什么事,他见过太多了,在曾经还穷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打算一点一点掰掉那个口子边的壳,反正不是很硬,大概是很薄很薄的石膏,他本想去掰的,可那只小手使劲捏着他的手臂,稍微往后退一点就捏得更紧了,好像要把他的肉硬生生的扯下来……你赢了!F^CK!


最后他像个考古学家一样单手把蛋壳掰出了一个大洞,迎着美妙的五月阳光,蛋壳内是多么活色生香的场面——一个白巧克力色头发的男孩赤条条的坐在里面,平板似的身材和歪着头的小鸟(惨不忍睹),他拉着阿尔的手,瘪瘪嘴,好像快要哭了。


“Hallo…?”
延迟了几分钟的标准的美式发音,显然琼斯也惊呆了,以至于他认为现在打911自己会被当做恋童癖。


男孩听到阿尔说话后眼睛眨了眨,另一只手也抓了上来,看样子想从蛋壳里出去。他低头瞧着自己的脚,似乎在用力站起来,而这时阿尔也瞧到了他头上小小的犄角。


“……真不敢相信你只值两块钱!英雄的坐骑!”









半小时后,年轻的富翁阿尔弗雷德手里抱着一个穿着他的带帽卫衣的小男孩(折叠之后的可爱一米五)出现在便利店里,我们需要奶粉纸尿裤和安眠药……噢,有新鲜的龙奶吗?就是长得像人的龙的奶…不,我们从没见过长着咪咪头的龙!


“你不知道卵生动物一般不吃奶的吗?”经常被阿尔弗雷德的纠结症骚扰的收银员有些不耐烦,利索的推给他一桶包装很酷的玩意,“这是婴儿吃的奶粉,我想你需要。”


“是的!我需要!”

评论(3)
热度(15)

© 三生道口 | Powered by LOFTER